用寫作,心靈狂奔

狂野寫作/娜妲莉.高柏
(Wild Mind
Living The Writer's Life/Natalie Goldberg)


其實文章標題想用「心靈禪修」,不過既然作者用Wild Mind作書名,那麼我用「用寫作,心靈狂奔」和上一篇分享做呼應也無妨囉~

看完《心靈寫作》 、《狂野寫作》這兩本書,讓我想到另外兩本書《像藝術家一樣思考》 、《像藝術家一樣反轉思考》;前者談寫作,後者教繪畫。
除了寫作和繪畫,所謂左腦和右腦的產出,有對應到以外,也同樣都是用不同的內容、深入程度去談論同樣的教導方法,也就是講的方法一樣不過說法不同。

兩位作者都是長久浸淫在寫作和繪畫的世界,所以關於書本的主題,他們都有一卡車的事可以談。我覺得看著作者對一件事情侃侃而談、如數家珍,實在是一件愉快的事。

練習寫作的法則
1.手不能停
2.具體描述
3.不要控制
4.不要思考

作者以漫談的形式,讓人體會寫作生活的枝枝節節,所以我想如果把這本書建議的寫作方法整理出來,就失去作者的本意了。

關於寫作的建議
『如果你想寫小說,你得先閱讀大量的小說,看看那些作者如何為自己架設小說的結構。』

『對自己有透澈的了解才能建立風格,因為風格發自內在。』

『解釋句子的因果是文法的事』

『E.M.佛斯特曾寫過---
故事是:國王死了,王后死了;
情節則是:國王死了,王后因為悲傷而死去。』

換句話說,故事關乎發生,而情節關乎因果。

潛獵者和作夢者
關於學習這回事,作者談了一個他聽來的有趣說法---潛獵者和作夢者。
潛獵者,以接收外在的訊息,學會一件事;作夢者依循內在的觀點去體會一件事。
也就是,潛獵者靠別人的教導學習,而作夢者只能靠自己的經驗學習。


這本書和《心靈寫作》比較大的不同是,隨處都有「禪修」的影子。作者其實是用寫作來和自己的心靈對話,用寫作來禪修。我覺得,寫作和繪畫說到底,有一個相同的地方,那就是「如實」,而「如實」兩字也許也算是「禪修」的本意吧~

P.S.
1.書裡寫了一段關於菩薩戒:
『菩薩誓言渡盡有情才願成佛... 當年我受這個戒時,覺得這個誓願看來很荒謬,世間恆河沙數的有情眾生,我怎麼可能渡化得盡?』

看到這段,我覺得心有戚戚焉,當初立這個誓言時,我心裡也是這麼想的。不過我想,也許這個誓言,我過去無數世裡,己經說過幾千萬遍了吧~再說一次也無妨。

2.八掛一下
作者說在某一年開始,她突然想要了解女人,於是她成為一個女同性戀者!!!
不過我想,也許過幾年,她又想成為了一個異性戀者了吧~

3.『xxx』摘自書中內容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ngelis 的頭像
Angelis

~多 重 象 限~

Angel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