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是自殺者遺族》/呂欣芹, 方俊凱

封面寫著20個不一樣的生命故事,但其實只是20個短短的自白,也許是因為悲傷對他們來說過於沉痛,無法訴諸於言表。
關於自殺者遺族的心理歷程,從目錄和圖表中,都已經很清楚的說明了,這是一條漫長的路,至少作者花了六年,或者不止六年…

『partIII 
1傷心是一分工作
2表達悲傷
3放下困惑
4同理逝者
5告別逝者
6創造意義
7祝福逝者』

對自殺者遺族來說,最根本的痛苦是:被遺棄。
他們覺得被自殺者拋棄,這點讓我非常訝異。
年復一年,他們總要問問自己:「如果…?」,問一問是誰的錯。

『他離開之後,我有種很強烈的挫敗感,好像是我輸了,但是輸給誰呢?』

『幾年前,我只要一提到凌晨四點那通可能是姊姊打來的電話都會發抖,...』

我想「如果」是不會有答案的,因為能回答你的人不在這兒。
其實就算在,也許也回答不了,不是每件事都有答案的。
你必須放棄問這個問題。
另外,我不認同創造意義,我想不是每件事都是有意義的。
套句賽斯派說的話:

『受苦只是讓你了解,受苦是不必要的。』
~《賽斯讓你成為命運的創造者》

『當你圍繞一個事實編造故事時,痛苦就發生了。』
~《印加巫士的智慧洞見》

編造的故事,永遠不會是事實,也許你重編一千次以後,終於可以說出一個安慰自己的故事。
但是在得到安慰之前,你必須痛苦一千次。
我不知道哪一條路比較好?
我覺得痛苦是不好的,但也許對許多人來說,意義和理由是必要的?

『若是可以安心的容忍悲傷的情緒,就不需要想著快快擦乾淚痕。

「不要急著去安慰」,這正是悲傷輔導困難的地方吧!』

重大的傷痛,需要漫長的時間療癒,所以不要急著去安慰,因為不是你一句話就能撫平的。
這本書集結了自殺者遺族的心聲,以及需要走過的路程,有興趣的人可以看一看。(有時候,發現自己並不孤單,就是一種安慰。)

P.S.

『據說紹興酒鄉有個習俗,孩子出生時,父母會為孩子埋下幾罈酒,以紅泥封口。如果生的是女兒,要等到女兒出嫁的時候,才把酒取出來宴客,稱為「女兒紅」。
但如果女兒不幸夭折,喪女的父母通常不會把當年埋藏的酒挖出來飲用。如此等到後代子孫修建宅第時,才可能在無意中被挖出來。
由於酒陳多年,遂成佳釀。這種隨著喪慟被一起淹沒的陳年酒,有一個很美麗而寫實的名稱叫「花凋」。』

『 如果問我悲傷像什麼?
 我會說悲傷像灰塵一樣,輕飄飄、灰撲撲地覆蓋在所有東西上面。
 有時我靜坐在這看似什麼都沒有的家裡面,凝視著從窗戶斜灑進家裡的陽光,卻看見細細的灰塵在光線裡飄揚,莫名地,我就開始悲傷了起來。
 然而我卻不知道我為何而悲傷?』

『我不想說,我很悲傷,需要安慰;也不想說,我很好。
因為我可以放心、安心的接受一個曖昧不明的心裡狀態,沒有答案也很好。  』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~多 重 象 限~

Angel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