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裡談的放生,不是花錢去買動物放生那種,而是隨手可以做的放生。
雖然,我講放生可能沒啥資格,但就我自己從小做的放生隨便講一講。

要講放生,可能要先談談「慈悲心」,或者說四無量心:「慈悲喜捨」中的「悲」心。

「悲」心就是: 願一切有情離苦及苦因。

「悲」心是每個人都有的東西,但不是每個人對每個對象都會生起。
常講的例子:「稚子墜井」,就是一般人看到幼兒就要掉到井裡,都會生起不忍的心,想要趕快救他,這就是「悲」心---希望對方遠離痛苦和痛苦的根源。
當然,佛教希望的是每個人對「每個對象」都能生起「慈悲心」,所謂「每個對象」指的是所有的生命,包括動物、植物…於是擴展「慈悲心」就是一種修習法。

我的隨手放生,就是起自這個簡單的念頭:希望對方遠離痛苦和痛苦的根源。

比如說:

被咬:大概沒有人發現,但我從小被蚊子咬時,我是打在蚊子旁邊,把它嚇走。被螞蟻咬,也是打我自己,把它抖掉。(不過,我後來覺得,這可能也是我常常恐懼的「因」,我造成過它們太多恐懼?畢竟,偉大的佛會「割股餵鷹」,而我連咬我的螞蟻,都沒有好好地把它們送到安全的地方,而是把它抖掉。反正,我的慈悲心不如書上那些值得讚嘆的菩薩囉~)

掃地:要是我掃地的時候,地上有螞蟻昆蟲,少的時候,我就避開它掃,如果真得太多隻,我就換個時間掃地(雖然要忍受一時的髒亂,但這也是修習忍耐心的好機會)。
朱子家訓中,講「黎明即起,灑掃庭除」,我想是對的,清晨的時候,地上幾乎很少昆蟲,是掃地的好時機。另外,室內晚上也是比較少昆蟲。

清潔:如果要清洗的東西上有很多昆蟲,我把東西拿出去外面適合的地方,敲東西本體,把昆蟲抖掉。

倒熱水:煮菜時,如果要把熱水倒掉,我會先大開水龍頭,然後再倒熱水,防止燙到別的生物。或者鍋子直接加冷水,等冷一點再把水倒掉。

室內放生:如果室內有飛蟲飛不出去,我會開窗,讓它飛出去。
如果有昆蟲、生物誤入室內,我會用網子把它抓出去放生。
這都是基於它們在室內,沒有食物會餓死的考量。
當然,放生也要放到適合它生存的地方,而不能隨便亂放生。
(好吧~如果我抓到老鼠,我也是用籠子送到幾公里遠的山邊去放生。
老鼠的食物還滿多種的,所以很容易生存。
我沒用過黏鼠板,黏鼠板實在是太殘忍的一種抓鼠法。)

整潔:蟑螂、螞蟻、壁虎、蚊子,這些在室內生存的昆蟲,我只能不主動傷害它,但移除它們的食物、飲水,減少因為它們大量繁殖造成的困擾。
這是事情「因果」的問題,如果食物隨便放又不密封,蟑螂到處有得吃,不能怪它們在房子裡生得太多、活得太好,這是個人造成的因。
總之,移除它們的食物,大概蟑螂、螞蟻就少很多。
      *食物只要離開視線一定要用袋子、盒子密封,或者放進冰箱。
      *廚餘桶要有能密封的蓋子。必要時,我會在上面放一瓶裝滿水的保特瓶壓住,這樣昆蟲就不能進入。
      *任何食物殘渣一定要收好,麵包的袋子上如果有奶油、油、麵包屑,一定要放在能密封的垃圾袋、桶裡。
      ***全金屬長尾夾是好東西,任何袋子都能密封。
當然,反過來,萬一垃圾袋裡長出小蟲子,也只好拿去陽台打開袋子放生…

蚊子,大概可以在黃昏時,燒乾艾草之類的香草(或是無害的煙?),並留門或窗開小縫讓他們逃生,來驅蚊。
壁虎,反正吃蚊子、小昆蟲,我就不管它。(同理,如果家裡蚊子、小昆蟲太多,不能怪壁虎多,它們就是吃這些生存的。)

養寵物:我有養過寵物,但基本上,我不知道,人是否有資格把另一個生物限制在一個小空間裡(籠子、魚缸),也不知道人是否有資格剝奪另一個生物的生育權、交配權(結紮…),假如你愛它的話?
所以我只能放棄養寵物,只在路過它們的時候,欣賞一下。

施食:佛教有一種施食法,願意做的人,可以試試:
http://www.muni-buddha.com.tw/CJG/04/%E6%85%88%E6%82%B2%E6%96%BD%E9%A3%9F-2.htm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~多 重 象 限~

Angel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